呐,也算是一个声明吧

很久没登lofter了,之前想要写点什么还是因为我喜欢的汉子不再是狗了我想要找个和他没交集的应用平台抒发一下“大家都说自己没复习却只有我考了不及格”的愤怒之情,最后想了想微博上取关他了然后愉快的发了个好友圈吐槽(ˊo̴̶̷̤ ᴗ o̴̶̷̤ˋ) 【当然还是不爽。

我这人鸡贼,怕占地方所以买的个人志不多【但我看绿jj的vip文都有充钱看!】所以各种术语也弄不清,但好歹是顺藤摸瓜把整件事大概弄清楚了,心里有点哔了🐶了,我就不信只有我一个人收到过心寒太太“请帮我点小蓝手”的微信留言啊,暗搓搓很想知道其他收到这样留言的妹子心情如何。

再说微信分组,怎么说呢—反正很多东西一眼看就是分次元发的—心寒太太作为我唯一加了微信的二次元朋友,画风和可以称得上千奇百怪的三次元盆友圈画风太不一致了,再细想一下组里有组也就很正常了,毕竟这就是微信的【妙】…处呀。

回到出本这件事,我也有份,第一次发给她被评价太短像段子,然后我就又撑了撑多了几百字……,现在要说“我实在没啥感想”肯定有落井下石之嫌,但我真是走吐槽风的啊很难呼应这种满是深情的文章,所以我磕磕巴巴最终写了一千多字两千不到吧,点了很多次字数统计呢。花了俩晚上的各俩小时吧,不算太多,那段时间睡得晚,写文看文磨磨蹭蹭习惯了时间就不值钱了。

再说买书,心寒太太的确在我开售前在lo上留言说过别买哦我会送你,所以这个么是我自己的锅,就算是现在回想起来要吐槽这话只是客气客气,但钱包在我手里所以是我自己愿意花钱买本支持她,反正未发货的东西退款很快的我刚退了,就是这样——哦我就是因为看到这本书躺在未发货里好久了所以才想起到lo上来灵灵市面的-.-b

关于其他,圣诞节心寒太太寄了本子作为礼物【当然关于礼物的事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没有及时在圣诞节回礼”的我,在刷她盆友圈时出了一点羞愧感和心机感,不过我自己拿人手短,还是我的锅,所以春节去霓虹玩带了点自认为别致的小零食寄给她作为礼物,也算是了我一桩心事。

这就是我迷恋麒麟【好像这本书也有争议哦天我真是醉了】后第二次和二次元朋友有跨越到三次元的往来,现在看来并不是很如意,但总而言之没什么损失,因为我是看重现实中的“人”带给我的观感胜过仅仅因为爱好带来的投契,所以一开始就期待不高,况且仅凭自己投入的精力也称不上什么失望。

过几天有个培训【不是微商或者卖安利的培训哦!】感觉又有很多时间刷lofter啦!求好看的新文啊!楼诚的!有肉的!

ps,对于为什么我现在才知道这件事,那是因为宝宝未恋先失伐开心啊!对于一个用红包撩汉的人,真要气死了!

江湖夜雨(十)(完结啦!)

超链接太多影响美观,于是只有一条前情提要“江湖夜雨(九)


——————


后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如果说还有什么波折,那就只有一桩,我和大哥,为了我们后半生的生计,去某单位大门口坐了一个月。


 


说来话长,某日大哥从外面回来,翻箱倒柜找衣服,我吓了一跳问他干嘛,他说找旧衣服,越破越好。


干嘛用?我十分不解,大哥平时最讲究体面了,眼看着现在日子往好处过,找什么破衣服。


“这你就不知道了,”大哥笑的神秘,“看到最近新闻没有,出台了政策,要补发工资!”


“哦?难道已经发了啊……”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之前是有几个邻居和我议论过这件事,总是一副“你们拿了多少交个底吧”的表情,我无奈又好笑,说什么他们都是不信的。


“当然没有,拖拖拖,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去,棺材本都要没着落了。”大哥一脸的嫌弃。


我连忙捂他的嘴。


 “唔唔唔——”大哥挣扎了几下把我的手拍开,“干什么呐,说说都不行了。”


不许说。


“好好好,不说就不说。”大哥瞪了我一眼,“我就是在想,我们都这么大年纪了,整天抠抠搜搜过日子不像个事儿,他们说是要补发我们工资,还说要赔偿,怎么老没动静”


 


“你想干嘛。”我心生警惕,大概知道了大哥想要做什么了。


“嘿嘿”大哥笑得颇有些无赖。


 


新旧交替,机关大院门口还真不乏诉苦的人,把自己搞得惨兮兮的,我每次经过总归是不敢多停留的,有些是真惨,有些是……——我挺怕在后者面前笑出声儿来,伤了真惨的人的心。


 


没想到我们也有这一天,这可真是见了鬼了。


 


那段时间,我们家里用的煤,除了用来做饭烧水,还有不少用来“化妆”了,这不是破衣服找不出来么,大哥就把看着旧点的拿火钳烫个洞再缝几针,又往上面抹上不知从哪里蹭来的脏东西好好地鞋子往灶头踢上两脚,鞋头都是灰,手上抹点煤粉往脸上画——矫枉过正,大概说的就是我们。


 


“惨呐,惨呐。”我陪大哥坐在地上,看他喊得起劲,过往的人里有认识我们的,明先生明师傅明老师一通乱叫,不知道叫的是谁——反正不叫明诚同志的话,我可绝不抬头,大哥可不一样,他说做人要硬扎,可也要能屈能伸。


行吧行吧,反正我什么苦都吃过了,还怕跟你坐这儿吹西北风?反正来之前吃的够饱。


 


然而会哭的孩子还真是有奶吃,没到一个月,我俩补发的工资就真的到手了,外加当时被搜走的不少书籍资料——我是指幸存下来的那一小部分——什么,你说还有文玩字画?行,你们说有就是有吧


 


那些书我和大哥搬了三趟才搬完,不是东西多,是我们老了搬不动了。


 


“行了!”最后一趟完成,大哥进屋就把外套脱了,那真是又脏又臭,狼狈到人家看门师傅都不待见我们。


 


“阿诚,快去洗澡,你看你这一身,什么味儿。”大哥一头扎进了厨房,乒乒乓乓地开始烧水。  


得,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儿,目的达到了就开始嫌弃起我来了。


 


不过这之后,我们的日子当真宽裕了很多,屋子里不再空荡荡的,尽可以买上好的笔墨纸砚在家里写写画画,挂满那一堵堵千疮百孔的墙;平日里想吃什么就可以吃什么,只可惜人上了岁数牙口不好了,那麦乳精太甜喝得我牙疼,外加吃肉塞牙吃鱼卡刺,有一次还去了医院,真不是享福的命。


 


渐渐地,这世道越来越太平起来,明台也从北京回来过好几次,有一次没住几天就走了,说是想念家里的鸟,把大哥气得不行,就差追着打他了。晚上睡在床上,还气哼哼地和我说这件事,说自己难道还不如一只鸟?


 


这我要怎么回答,说你比一只鸟可强多了?算了,我还是装睡吧——人老了觉浅,这次倒好,装着装着就睡着了,从没这么快过。


 


阿香如今住在苏州乡下,正巧家里养的看门狗生了,之前就说要送我们一只,大哥没要;现在只好由我厚着脸皮再问她讨一只,她哈哈大笑,说就知道明先生是个别扭的人,当时看这小狗眼神都软了,嘴上还说嫌脏嫌麻烦,你看,这不还是来找我要了,给你们留着呐。


 


我只好陪着打哈哈,心想辛亏大哥没来,不然他可真不会要了。


小狗领回来了,气得不行的人还是大哥,他梦里都在说,“阿诚我问你,难道我还不如一只狗?”


“不不不,我爱你又不爱它。”我跟大哥在梦里对话。




——其实也是喜欢的,我们没有子嗣,它就是我们的孩子了嘛。




这只小黄狗渐渐长成了大黄狗,原本想着肯定是要它为我们送终了,谁知道竟还是我们看着它先走的。


 


我们俩活了很久,活得……挺好。


------------------


好开心,这篇文在写最后一个标点符号的时候,我依旧没有对它失去兴趣,这状态可比之前写孤军好多了。


不过我有点喜新厌旧,现在觉得孤军那叙事那结构真是不忍卒读,但好像还是这篇更冷?我听到玻璃心碎掉的声音。


所以要特别谢谢看过这文还给小红心小蓝手留言评论的小伙伴们,虽然我这人不太爱互动时常词穷到只能说谢谢么么之类的,但我都有记着你们哒!


不过现在脑洞有点枯竭,而且想看没看的故事好多哦,所以——如果有关注数量超过xx就会难受的小伙伴们,我这儿作为一未来预计产粮稀少的主页,可以~取~关~啦~




说个正经事儿,刚写孤军,在只有不超过20个粉丝的时候啊,我某日点进一个新关注我的名字有点点酷的lo主的主页,看到她第一条状态大意是说自己不写同人好多年了【所以这肯定是个大大!】,后面紧接着记录了自己迎接新生命的喜悦,但再后面就是写自己住院治病了,我还看到那个医院名。反正就是突然有种特别难受的感觉——而最近又把这个id找出来点进去看过,却发现主页一片空白了,也许是lo主太太不想被打扰吧


但是我一直在有些挂怀,可能是因为我对于疾病一直挺恐惧的,每次过敏性结膜炎【话说这个能治好嘛/doge脸】发作得很厉害的时候痒到想把眼睛抠出来,又或者会很担心以后万一瞎了不是不能看小说了嘛,当然我内心戏也是多了点,总之是十分恐惧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失去控制的疾病或是衰老。


 


说这么多,也许这位lo主太太并不会看到,但还是祝她健康快乐啊,比个哈特❤







江湖夜雨(九)

江湖夜雨(一)

江湖夜雨(二)

江湖夜雨(三)

江湖夜雨(四)

江湖夜雨(五)

江湖夜雨(六)

江湖夜雨(七)

江湖夜雨(八)

--------------

吃完饭,我拿出大哥从监狱里带出来的行李帮他整理,除了几本书和一叠稿子,大部分都是衣服裤子和生活用品,我看着碍眼,随口问他为什么不扔在监狱里。

 

“因为要检查的啊,铺位上的东西要清理干净。”大哥顿了顿又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扔了烧了随便你。”

 

“那我扔了吧。”我挑拣着把它们全塞在一起,又指着一叠纸问他,这些是我帮你收起来还是你自己收?”

“唔,这个啊。”大哥接过之后翻看了一下,突然笑的有些……不怀好意,“阿诚啊,帮我个忙,帮我把它们重新眷一份。”

“好啊。”这原是我做惯了的,我接过翻了翻,果然很多字迹都已经洇在了粗糙的纸张上,即使这样,我依旧珍而重之地将其抚平,另外摆放在桌子上,答应了大哥。

 

下午的时候,我就开始帮大哥眷写他的文章,从他翻译的一篇文章开始抄起:这个对我而言有些难了,因为无论是英语还是法语,我都有些遗忘了。

 

大哥就这么看着我抄,时不时还到我面前绕一圈,我事情做得不顺,再看他一副闲不下来的样子忍不住抱怨,“我当你是有什么事情忙着呢,既然这样,干脆自己来写。”

“小气。”大哥反驳道,站在我身后不住地问我,“按时间顺序抄嘛,做事真没条理。”

 

我真想甩他一脸钢笔墨水儿,却还是按照他说的开始找日子靠前的那些文章。

越往前面翻,纸张就越是皱巴巴的,我想起大哥说过一开始他是不能有自己的字纸的,所以多半藏得很辛苦,我费力分辨着,心里十分搞不懂他为何要费力收藏这些几月几日天气晴雨的内容。

 

8月22日,雨,今天是我弟弟阿城的生日,想他。

9月26日,雨,每逢佳节倍思亲。

12月18日,雨,昨天夜里落了雪子,早上融化成一地的泥泞,刚打扫完,鞋子湿透了,冻得脚趾都失去了直觉,今天是我的生日,特别想吃阿诚给我做的寿面。

我又抄写了很多条这样没头没脑的日记,觉得脸上烧得厉害。

 

“大哥,你是故意的吧。”我放下钢笔,准备和他“好好谈谈”。

“我怎么了?”大哥一脸无辜。

这反倒将了我一军,我犹豫了一下宕开一笔,“你把这些都写下来,万一当时被发现怎么办!”

“我可什么都没写。”大哥说道,“要说故意,那我就是怕被人搜出来才故意写这么简短的。”

 

我有点怀疑到底是谁的理解能力出了问题。

 

“所以呢,要是你有机会写的复杂一点,详细一点,你会怎么写?”鬼使神差地,我问出了这样的问题,连自己都没想到。

 

“你是在向我讨要一个表白吗?”大哥忽然笑了,眼角的皱纹挤在一起,却又那么的精神好看,“阿诚,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当我一想到在监狱外面有个人在等着我,扳着手指在计算下一个探视的日子还有多久才能到来,瘸着腿省吃俭用也要给我去买肉改善伙食的时候,我才觉得人生有点盼头。你说我教你伪装,可我又何尝不是时刻伪装着,我相信你同我同一切被这样残酷对待的同志,都能明白那种内心的巨大失望。这么多年来,我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洗心革面’的人,在夹缝中艰难的生存下来,我只有找点理由一遍遍的在纸上划下你的名字,提醒着自己,才能忍受我原以为自己不能忍受的一切。”

 

“阿诚,这就是我一直想讲的。我故意要你帮我抄书,原本想等着你慢慢发现,可是我现在突然等不及了。”

 

我的心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似的,砰砰跳得飞快,我自然是知道监狱里的生活有多麽的不易,却从未想到过大哥早在我意识到之前就曾萌生过这铺天盖地的绝望,以至于我在后来的时日里每每想起都觉得心有余悸,像是溺水的人,只有与同被我的噩梦所惊醒的大哥交换一个又一个的吻,才能得到足够活下去的空气。

 

“你在心里是不是怪过我——我设局把你从这事儿里摘出来,让你觉得受到了侮辱。”

 

大哥扳着我的脸,让我不得不与他对视。

 

“是。”其实我已经记不太清那时候的事情了,因为写过太多违心的东西,它搞乱了我真实的记忆,但是那种不解和难过我却是记得分明的,我已经经历过一次被养母的抛弃,是绝不愿意经受第二次被爱人的抛弃,即使那只是我认为的“抛弃”。我依旧是带着点埋怨又心疼的口气说道,如果我们一起进了监狱,至少你头疼的时候我能帮你揉揉。

 

“傻小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大哥拍了拍我的脑袋,“你凭什么以为我们能被分到一个监狱?这是去坐牢,又不是度蜜月。”

“我知道。”我不过是随口说说,“我只是不想让你一个人受苦。”

“有时候,承受同样的苦难并不等于将苦难一分为二拿,何况我们是一个整体。”大哥说道,脸色突然变得严肃了些,“也许是我自私,但我不想给自己机会去担心那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隔着遥远的空间同样发生在你身上,你这个人啊,刚极易折。”

 

我觉得视线有些模糊,也许是因为天色渐渐黯淡,只见大哥随手拧开了书桌上的台灯,“阿诚你还记得吗,过去还住在明公馆的时候,上海还没有解放,当你一个人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我书房里的灯必定是亮着的——多晚都会亮着,那时候大姐不明就里,老是来催我关灯休息,但我就是要给你留着,好让你回来的时候看到这盏灯,知道家里一切平安。”

 

我记得。虽然你当时只说这是一个暗号。

 

“这就是当年我说什么也要保住你的原因,只要你活着,努力好好活着,那无论我什么时候回来,家里都会为我亮着一盏灯。”

-------

没什么想写的了,打算下章再闲扯一点就完结。

江湖夜雨(八)

江湖夜雨(一)

江湖夜雨(二)

江湖夜雨(三)

江湖夜雨(四)

江湖夜雨(五)

江湖夜雨(六)

江湖夜雨(七)

这是第一人称很顺手的前文↑

这是第一人称很憋屈的本章↓

--------------

我好像一个毛头小子那样激动到晕眩,扬起头不管不顾的想去亲吻大哥,然而却撞到了他的鼻子。

“哟哟哟。”大哥夸张地叫唤着,却也不躲。

室内光线暗淡完全看不分明——窗帘是我用新买的厚布做的,几乎不透光——我唯一能看清的,只有大哥眸子的微芒。

 

“我去拉窗帘……”我仍嫌那点缝隙会向外透漏点什么,拧开台灯,匆匆下床去把它彻底的合上了。

“好冷。”我动作匆忙,连鞋也没穿,光脚踩在粗糙的地砖上,钻进被窝以后,下意识地就把脚伸进了大哥的腿间,想要获得一点温度。

 

“干什么呐。”大哥因为骤然变亮而有些不适应地眨了眨眼,显出一点难得的放松的可爱。

“干/你好不好……”我用膝轻轻磨蹭大哥的欲/望。

“要翻天了啊。”大哥踹我。

 

“照顾老年人,帮你省点力气。”我笑他。

“臭小子。”他说完便回吻我,这回没撞到鼻子。

 

我们彼此交换了一个深长的吻,气息都有些急促;吻毕我下面就已经硬的不行了,而大哥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眼神里带着促狭。

“刚才忍得很辛苦吧。”大哥意有所指。

“才没有,是被吓/软了,差点/硬/不起来了。”我无所顾忌的讲着荤话,想要在爱和欲的表达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

“那看来还很好使。”大哥碰了碰我,“不过今天还是我来吧。”

 

小气。哪次不是你来啊,说的和真的一样。

 

长夜漫漫,我原以为岁月应该在我们身上了留下的是等同的印记,然而好像还是大哥更得上天偏爱一点,——不过我向来不舍得和他在这方面争什么高下,我永远愿意听他的差遣,在任何方面。

 

第二日早晨我们都睡过了,谁叫那窗帘如此严丝合缝密不透光,谁叫我俩……

 

不过到底还是我先起一步,替大哥准备今天要穿的衣服,“喏。”我把准备好的衣服递给他:全新的的确良衬衫,毛背心和灯芯绒长裤,都是我费好多精力才买到的,“试试吧。”

 

“阿诚你可真厉害。”大哥接过衣服试了试,眼里有些难以置信。

“也就你自己不知道现在这样子,有多消瘦了吧。”我半是埋怨半是心疼,上次去探望大哥还是冬天,他穿的臃肿并不显身材,然而昨天抱着他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为他准备的衣服尺码没错——这些年大哥真的瘦了好多,于是我准备的衣服也都比以往小了不知一号——我宁可过段时间这身衣服他都穿不下了再买新的,也要帮他补回来——反正他穿不了我还可以继续穿,一点也不浪费。

 

窗外的阳光照进来,细小的灰尘在空气里飞舞着,大哥站在光影里惬意地伸了个懒腰,伸到一半身体稍微僵硬了一下,我正看得痴迷,这一幕刚好被我瞧见。

“噗。”我当然知道是为什么,因为这也是我此刻的感受,只怪岁月不饶人。

“笑什么笑。”大哥佯怒,甩了个枕头过来,只是僵硬的棉花枕头到底不比羽绒枕头的轻盈,它飞到一半重重砸到床边有滚落到地上,离站在衣柜边上的我还有三尺远。

 

 

我们都起得晚了,早饭自然是没有人准备的。我捡起枕头就去了厨房,匆忙烧水,趁大哥洗漱的工夫开始做菜泡饭。

 

 

昨天舍不得吃完的红烧肉上面凝了一层厚厚的猪油,下面是深色汤汁结成的肉冻,我用筷子撬了一块,放进其中一只蓝边海碗里,滚烫的菜泡饭倒进碗里,立刻激出了它的香气,我又挖了两块放在摆在上头,之前看着惨白油腻的猪油立马化了,晶莹的油滴四散开来,向人展示着它的丰盛和美味。

 

“吃饭啦。”大哥站在门边摆弄一本挂历,听到这话回转神来。

“哦呦,原来我们家阿诚还是个魔术师啊,看这戏法变得。”——这样的早餐,别说是大哥,就连我自己都很久很久没吃过了。然而,即使我内心对自己这手艺满意的不得了,当听到大哥这夸张的赞美,心头仍是一颤,差点没把碗给打翻。

 

“这是大哥回来吃的第一顿早餐,当然要好。”我把其中一碗推向他,心想要不是我们都起晚了我恨不得能把外面的早餐铺给你搬来。

 

“鲜的舌头都要掉了。”大哥捧着碗吃了一口。

“烫的吧。”我揭穿他。

“刚刚好。”大哥说道,“热汤卤和这冻肉的温度中和了,我一口气就能把它吃完。”

“吃完还有。”我说道,锅里还真有点剩,再装一碗还是够的。

 

“阿诚,你平时早上吃什么?”大哥去里面添了饭,出来时又拿着一小碗榨菜。

“就泡饭配榨菜啊。”我也不打算隐瞒他,“有时候是腐乳。”

“那我们明天就吃泡饭配榨菜吧,腐乳也行。”

“唔,再说吧。”我假装埋头苦吃,敷衍的回答道,心里却想着怎么可能,我十八门才艺才展示了一门呢。

---------------

自带弹幕如下:

1之前想写第一人称主要是偷懒不想写大哥狱中生活,又要查资料又很苦逼,干嘛找这不痛快。

2本来想着两人重聚就结束了,我那三行字的大纲也是这么安排的,可脑洞啊,有时候就如同脱纲的野马,这话,真没错,写着写着就奔着嘿嘿嘿去了,一大早我就纠结了很久年龄问题,要知道我看过年龄最大的男主角也就是郑二姑娘文里的男主角了——然而都没这么大【此处应感谢小伙伴们的“开导“o(╯□╰)o。没发现年龄有点bug的小伙伴们继续没发现,发现了的就当没发现,么么哒。

3好了说回第一人称,我只能说,这酸爽……


本宝宝要是知道自己会写到他俩嘿嘿嘿,真是死都不会用第一人称啊呜呜呜

江湖夜雨(七)

江湖夜雨(一)

江湖夜雨(二)

江湖夜雨(三)

江湖夜雨(四)

江湖夜雨(五)

江湖夜雨(六)

----------

当时大哥在洗澡,我在厨房烧热水,脑子里正无法克制地生出许多绮念——毕竟忍了这么多年了么——然而下一秒,我就听到盥洗室里传来咚的一声。

 

“大哥!怎么啦?”我叫了一声,也没有很在意,以为他是不小心踢翻了水盆,可是过了很久也没听到大哥的声音。

 

我觉得不妙,顾不上炉子还烧着水,连忙冲进盥洗室,就见大哥蹲在地上捂着脑袋。

 

“大哥!大哥!”我有些慌了,扶他起来的时候差点也滑了一跤,我拽了块毛巾潦草的帮他擦了擦身上的水,替他披上衣服扶着他往卧室里走去。

 

我问大哥是不是头又疼了,大哥连完整的一句话都讲不动,只是敷衍的点点头嗯了一下。

 

太久没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一时有些慌了手脚。

我先去找药,阿司匹林家里是有的,有时候我腿疼的受不了也会忍不住吃上一颗,于是一点点存货此刻派上了大用场。

我让大哥倚在我身上把药吃了,左看右看还觉得缺点什么,又翻箱倒柜去找了出因为天气渐渐和暖而收起来的汤婆子,重新灌上热水从脚后塞进被子里。

 

“大哥,好点了没。”做完这一切我就坐在床头,让大哥枕在我腿上,帮他按摩穴位。

大概是因为吃了药的缘故,大哥的脸色比之前稍有舒展。

 

“别怕。”大哥反手握住我正给他按摩的手,“就是被热气给蒸的缺氧了吧。你说这人呐就是贱,好久没洗过这么舒服的澡了,都不会享福了。”

 

我听了心中酸楚,无言以对,好一会才接住了他这个话题,“那行啊,明天开始你洗冷水澡吧,还省得我烧水费煤呢;照你说的,对身体好。”

 

“小东西。”大哥握着我的手咬了一口,“你应该说,下次和我一起洗。”

 

“一起?”我笑了,也不知是笑他那句“小东西”还是关于一起洗澡的提议,我抬腿硌了他一下说道,“你说你一个人洗都嫌缺氧了,两个人洗得窒息了吧。”

“有你给我人工呼吸啊。”大哥一脸理所当然。

 

“老不正经,哪儿学来这一套套的。”

“一看见你,这些话想都不用想就冒出来了。”

“去。”

 

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又陪大哥聊了会儿,直到他说感觉好多了,驱赶我去收拾一下赶紧回来睡觉。

“那行,我先去洗洗再回来。”我帮大哥掖好被子,“你要是困了就先睡吧”。

 

“我真的睡了?”大哥看着我,略显憔悴的笑容里别有深意。

我倒是有心啊,可被你这么一吓哪还敢让您操劳啊,我在心里嘀咕着,面上却故作正直道,“先睡吧先睡吧,好不容易不疼了可别再折腾地又厉害起来。”

“乌鸦嘴。”大哥道,蜷起手指做了个赏我爆栗的动作。

 

我心里安慰,觉得大哥状态回复不少,可是等我收拾了浴室里的狼藉再简单洗了洗回到卧室,大哥已经睡着了。

我病急乱投医,此时嫌有个汤婆子暖脚还不够又拿出了一床被子添了上去,这才绕到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我没舍得关灯,支着身子看大哥的睡颜,他肯定是累坏了,现在睡着了还微微皱着眉。我努力驱散脑海里那些大哥在监狱里头疼了是怎么熬过来的假想,尽量的把注意力和目光都凝聚在小灯投射在他面部的一块阴影上。这是我的大哥,我的伴侣,有段时间这样的画面我甚至想都不敢想,现在却这么真实又幸福地存在着。

 

然而这样侧身支撑并不是一个好姿势,手会麻不说,被子还漏风;我怕冷到大哥,只好歇了这怎么看也看不够的心,关灯睡觉。

 

只是厚被和汤婆子到底已经不属于这个季节了,半夜里,我被热醒了。

 

我下意识的去查看大哥,发现他也睁着眼,看着我。

“阿诚,我有点热……”

 

唔,我一不小心碰到了大哥的热源——是挺热的,一下子把我给点着了。

-------

是什么支持着我在写完第四章以后完全没灵感没资料也没人看还拉拉扯扯写了这么多,就是最!后!这!一!幕!

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脸上荡漾着蜜汁微笑

江湖夜雨(六)

前文:


江湖夜雨(一)


江湖夜雨(二)


江湖夜雨(三)


江湖夜雨(四)


江湖夜雨(五)




-------


说起来,大哥就有这个本事,很多消息传到他耳朵里,竟然比传到我这个“自由人”这儿还要快些,那天大哥的情绪特别好,他对我说“等等,再等等”——是了,那么多年,我们最不怕的就是等之一字,可是畏惧到不敢提及的也是等,怕失望,也怕辜负。


 


我又重新收拾起这个家来,我可不想哪天大哥要是突然回来了,手忙脚乱的我只能从水壶里倒出馊掉的水,风呼呼的从经久维修的窗户里灌进来,又或者,厨房里的灯再也按不亮了。


                    


事实证明,所有人的消息都比我要灵通,就连一个邻居都来找我问大哥的事,当然,他是有求而来——他的儿子“上山下乡”好几年了,大概总是过的不好,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就是想向我讨条门路——可我当年的拐杖还放在门边呢,就为了这,大哥把自己弄得高烧一场跑出来看我,之后肺炎久治不愈,这笔账我记着呢。


再后来我把这事儿当个笑话和大哥提过,大哥说我懦弱,我咂摸了好一会儿才想明白,左右是说我把气撒在了无法左右命运的小人物身上。这我当然是不承认的,我调侃大哥说整天坐在大人物单位门口“耍无赖”要钱的人,可没脸这么笑话我。


 


我们又煎熬了一阵子,终于等到上面出了文件。我激动得几夜睡不着觉,时不时就想起点什么起来拿本子记上一笔,就怕忘记准备什么。


 


去接大哥那天天气不错,从前都是我进去寻他,这次是我在门外等他,感觉自然是不一样。我最后一次打量这座监狱,忽然觉得高墙也不太高了,它无法永远囚禁自由和真相。


 


“大哥!”我快步上前抱了抱他,接过他手里的布口袋,挺沉。


“大哥,家里东西都有,你还把这些带出来干嘛,不趁早扔了?”我有些偏执,嫌监狱里的东西晦气,大哥应该永远告别它们的。


                                                                                                                                               


“走,先回家再说。”大哥看上去也有些兴奋,他捡起刚才落在地上的另一件行李向我说道。


我絮絮叨叨地和大哥说着近况,提到明台也快“平反”了。


 


“那么多年没见他了……”大哥感慨了一句,“多亏了你。”


说起这事儿我有些愧疚,因为摆明了我未曾有去照拂明台,这么多年我去过三次吧,都是来去匆匆的,更有一次差点误了车,而我一回来还得赶着时间去探视大哥。


“我并没有帮到他什么,还好锦云在他身边。”我说道。


 


“嗯。”大哥沉吟了一下,“还好他离得远,你也管不着,不然你得头疼死。”


我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只好配合的笑了笑。


 


闲话间到了家,路上还遇到了街坊,他们也向我和大哥道喜,然而更多的是对于自己亲人的担心和期待,对此我们都无法施以援手,只好假装没看到他们眼底的哀伤。


 


“大哥你看!”明明不是过年,我在门上贴了个倒挂的福字,自然是寓意福到,字儿是我自己写的,昨天贴上去的时候还担心是不是太招摇,现在看起来真是刚刚好。


“嚯”大哥惊叹了一声,我很满意他的反应,有点小小的得意,家里的窗户我都拿认真擦了,精光锃亮,墙没办法刷但是也拿砂纸打磨掉了难看的印记,客厅里桌椅整齐——还特意放上了一块簇新的格子桌布,什么资产阶级腐朽文化,都见鬼去吧。


“大哥弄点我去给你拿吃的。”这房间里忽然多了一个人,我有点不习惯——或者说我自己都不太认识这个被打扫一新整洁的家了,我不由得感到有点局促,期待着大哥的评价,又有点怕他不满意。


 


“我们阿城还挺会过日子啊。”大哥跟着我走进了厨房,彼时我正在煮桂圆蛋——这是我能想到、并且能搞到的最补的食物了,热热吃上一碗,想想都觉得美。我见大哥拈起放窗台上的一把葱,忍不住也笑了。


“你也是知道的,那些兰啊草啊的,早就被人毁了没有了,倒是这水葱,在这儿种一把,可以割上一茬又一茬。”


 


“挺好。”大哥也笑,“下次种点蒜苗,就当是水仙花了。”


“是啊,现在要买水仙只怕还是难。”我想了想又问道,“大哥是觉得这屋里太冷清?不过之前我去市场看过,花花草草的,实在是不好买。”


“我就随便一说。”大哥放下了刚才一直拿着的葱,又打开橱柜看了看。


几个破损厉害的搪瓷碗我早就收起来了,现在就连柜子里摆着的碗筷,也都长得漂漂亮亮的。


 


“大哥,给。”没一会桂圆蛋就做好了——桂圆也是我早烧好的,只要把蛋磕进去煮熟就是。


 


“怎么只有一个?”大哥看了看碗里又看了看锅里。


糟糕!——我想着今天这一切都是为大哥准备的,自然都是独一份,何况多年来的节俭也成了惯性,只是类似“我吃过了”这样的话无论如何是不能说出口的,它只会被我大哥戳穿,说不定还回把我教训一顿,让今天快乐洋溢的气氛蒙上阴影。


“光顾着和你说话了,我再做一个就是了。”我解释道,左右是一个鸡蛋,我也不是很心疼。


 


我们就这样吃吃喝喝消磨了大半天,大哥的情绪一直很高涨,红光满面笑语晏晏,兴奋地有些不真实,我却没注意到。然而就像一根绷得太紧的弦会断那样:到了晚上,大哥到底还是垮下了,——他的头疼病又犯了。


 


 -------


话说最近微博上的小紫又开始推文了,尊好看啊尊好看,就是感觉可以用来填脑洞的时间更、少、了。

然而忍不住吐槽一下,见过差的真没见过这么差的说的就是绿jj的app吧,我都找不到登陆的地方,就连刷到v章前一章它都不提示我登陆,于是我长按着让它颤抖了一会把它删了【本宝宝只是想坐被子里有还能趁手看文啊QAQ


 


 



江湖夜雨(五)

前文:

江湖夜雨(一)

江湖夜雨(二)

江湖夜雨(三)

江湖夜雨(四)

原本还想写大哥转移了监狱阿诚哥失去探视机会这样的情节的,可是最近虐点有点低,不写同框我难受,结果和计划相比一下子少了两章吧orz。

-----------

从前的时候,过完今天都不敢想明天,感觉每一天都很珍贵似的。现在倒好,一年也就三四天值得期待,剩下的日子好像没怎么过,就倏地溜走了。

多亏了杨大夫,我的脚没有大碍,虽然说缺吃却喝的,可到底是春天的季节了,沾了万物生长的光,对于去监狱探望大哥这件事,我竟然没有失约。

然而从大环境来说,无论是上海还是整个国家,境况都很不好,这年的1月8日,发生了一件大事,彼时我正在街头打扫,听见广播里播放的新闻,顾不得当时脚上还未好透的伤,兀自在寒风里站了一刻钟,直到浑身冷透——比心更冷,这才又捡起扫把开始劳动。

 

后来那次去“探监”,我从大哥的眼神里看出他也是知道这个消息的,可谁都不忍心提及,于是我只好说,我们隔壁有个老师,被“打倒了”。说这话的时候,我几乎是带着点快意的神气的,他曾经揭发过我和我大哥,说我们历史“不清白”,结果呢,自己也倒了霉。

大哥自然是没有我想象中的开心,他沉默了一会儿,问我一个人过得怎么样。

 

我一时语塞。

 

“阿诚,要是我一直……这样下去呢?”大哥含糊地追问我,他说这话时显得有些丧气,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

“大哥!?”我猛然间理解了大哥的意思,这是我们从来不敢说出口的一个话题——我们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平和,见面时从来不诉苦,然而于自身命运的失控,和对于时局的失望,它们并不因回避而不存在。

 

“那还能怎样,一直等你呗。”我尽量扯出一个笑脸,这真是我唯一能想到的答案了,“不然谁给你送吃的。”

 

“真是苦了你了。”

这话大姐也对我说过,当时还真不觉得苦,只觉得心中有信仰未来便有光亮;而现在被大哥一说,还真有些苦意从心底蔓延开来,不为我自己,为他。

 

“现在谁又不苦?是‘人’都苦,好人……更苦。”我压低了声音说道。

 

“好人……”大哥重复了一遍,问我“阿诚,我是好人吗?”

“当然是,大哥于国于家都无愧己心。”我似乎知道大哥为什么这么问:他刚提到他的一个“狱友”死了,英年早逝,含恨而终。此刻,大哥也许是物伤其类,也许是因为其他。

 

“哦……”大哥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我有点害怕,一下子想到了些不好的事情,甚至顾不上隔墙有耳,口不择言的安慰道,“大哥,有道是盛极必衰,你以前叫我忍耐,现在、现在……”

“放心吧阿诚。”大哥见状迅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只好停下不说。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依旧在思考大哥说的话,心想春寒料峭这个词形容的真不错,明明三月天,我却觉得浑身发冷。

 

这样的情绪很是持续了一阵,有时候夜里梦醒,我都恨不得能长双翅膀飞到大哥身边,这种情况只在我们才分别时出现过,后来探望过大哥我放心了不少,睡得也踏实些。然而时间太消磨人的意志,——转眼八年了,如果说战争使人类的灵魂野蛮粗糙,那运动则使人彻底失去了灵魂。

 

我起身拧开灯,寻了支笔把这一切给记下来,如果说家里还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也就是这本记事本了,藏得妥妥的,至今未被发现过。

 

清明节的时候,我又一次独身一人去给大姐扫墓,跪在墓前抚摸着石碑缺掉的一角,心里一遍遍地祈求大姐能护佑大哥,护佑明家这艘在风雨中飘摇的小舟;我在那儿跪了很久,生怕下次来连这坟茔都找不见了,大哥出事后交代我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回去把家里祖坟的墓碑给挖了,随便弄了点石头安在上面——那些前来革命的小将们大概以为有“同志”抢了先机,竟真的放过了这片作假的乱坟岗,呵呵,他们口中声称要打倒一切,可不还是畏惧鬼神么。

 

也许对于一件事悲观到极点不再抱任何希望,会让我对那些微的变化更为敏感,那年秋天,我们终于迎来了转机。


话说一个脑洞的产生大概只需要三秒,内在组织一下语言并且记住它再多花一分钟;把脑洞整理成符合逻辑的故事也许只要三小时,但是再给它加个不寒碜的开头结尾可能又要三小时;可是为什么把脑洞【们】拼起来使之成为一个完整的故事这么费力啊QAQ,完全不是三小时三小时~三小时又三小时的叠加好吗,换做之前大概我就仓促烂尾了,sigh,这次我是真想好好对待我的脑洞们